守护村民20年的副高级村医健康扶贫他在路上他将120电话与手机号绑定
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     版面概览
 第b2版 医周刊
·守护村民20年的副高级村医
·健康扶贫他在路上
·他将120电话与手机号绑定
  
国内统一刊号CN51-0038     
-   
 
   文章搜索      日期检索
b2 医周刊 2018.7.10 星期二

守护村民20年的副高级村医
胡馨予 家庭与生活报记者 牟津雨
    在苍溪县歧坪镇六股树村,有一位年轻的乡村医生刘徽,他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,是全县唯一一位取得副主任医师职称的年轻村医。从行医之初,他就在六股树村,这一待已是20年。
    20年来,他一直为当地群众普及健康知识、提供健康服务,还多方筹资自建村卫生室;20年来,他跑遍村里的每一条山间小道,熟知村里人的健康状况;20年来,他常常夜间巡诊,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“夜灯天使”。
不顾反对 立志做合格村医
    儿时受父亲治病救人的影响,刘徽从懂事起就有一个梦想——当一名合格的乡村医生。1999年夏天,他从成都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,放弃了当时让人羡慕的好工作,回到老家,当起了一名乡村医生。
    一时间,各种质疑、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。“别家的儿子书读出来,都到单位上班工作,你倒好,回来当泥腿子医生。”父母对他恨铁不成钢,明确表示反对。但刘徽心里清楚,老家穷乡僻壤,很多患者都面临“小病拖着自己治,大病没钱不能治,得了重病来不及治”的情况。他不顾父母的反对,决定留下来。“刚开始,由于年轻、经验也不足,没有几个人愿意来找我看病。”刘徽心里憋着一股劲,开始日诊临床夜读书的生活。为了尽可能多学习和掌握医学知识,在专业上力求精益求精,他还经常跑到镇中心卫生院、县医院找老师虚心请教。渐渐地,他的医术被越来越多的村民认可。
东拼西凑 修建标准卫生室
    由于就诊病人增多,原有的卫生室已不能满足就诊需求。村上也没多余的资金,“这咋办?”刘徽并不打算放弃,他开始四处奔波、东拼西凑,自筹资金15余万元修建房屋,将房屋的一楼将近200平方米全部用作村卫生室,并按照甲级村卫生室标准进行建设。就这样,在2005年,六股树村就有了专门的村卫生室,实现了5室分开,流程合理,制度健全。但刘徽自己一家五口人至今都还在楼下十几个平方米的地下室用餐。“以真心对待病人,以真情关心病人”是刘徽对自己的要求。由于六股树村地处山顶,出门不是爬坡便是下沟,但是需要他出诊的时候,他总是随喊随到。通公路的地方,就骑车,不通公路的就步行。摔个跟头,擦破点皮,甚至摔个“五花脸”,都是刘徽出诊路上的家常便饭。
夜间巡诊 将健康宣传到家
    刘徽说自己当乡村医生以来,没有什么轰动的事迹,生活相对平淡。但总的来说,还是比较忙。这两年诊治的病人多了以后,压力也就更大大了,除了日常诊疗工作,还负责全村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。“每天都是忙得团团转。”
    六股树村地广人稀,村民白天忙农活,晚上才在家。为了保障村民基本医疗服务,提高村民健康意识,刘徽白天忙完了日常诊疗工作,晚上便背着出诊箱、带上手电筒开始了逐组逐户的夜间巡诊。他每到一户,面对面给村民宣传防病知识、健康惠民政策,对重点人群管理进行随访登记,有病治病,没病防病。
    就这样年复一年,他跑遍了村里的每一条山间小道,年行程上万公里。对村民的身体状况他了如指掌:谁患过慢性病,谁对药物过敏,谁家有几个小孩,谁有烟酒嗜好,谁有什么饮食习惯等等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
分享到: